电脑版       手机版

电子邮箱

密码

注册 忘记密码?
网站

首页

创业雅趣
塔卧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的红色非遗
来源:原创 | 作者:熊文渊 | 发布时间: 2021-09-01 | 423 次浏览 | 分享到:
通过缅怀先烈、参观展览、聆听党课等活动,深深感觉到红二六军团在塔卧的丰功伟绩不可磨灭,深深感觉到塔卧的红色非遗元素十分厚重,深深感觉到塔卧的红色非遗贯穿到湘鄂川黔省委工作的始终,这些红色非遗元素成为塔卧精神的重要组成部分。

不久前,我参加了张家界市社会组织党委在塔卧的党史学习专题培训。通过缅怀先烈、参观展览、聆听党课等活动,深深感觉到红二六军团在塔卧的丰功伟绩不可磨灭,深深感觉到塔卧的红色非遗元素十分厚重,深深感觉到塔卧的红色非遗贯穿到湘鄂川黔省委工作的始终,这些红色非遗元素成为塔卧精神的重要组成部分。

一、红色歌谣。歌谣是民间口头文学的范畴,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规定的非遗十大类中的一类。1934年到1936年,湘鄂川黔省委,在中央的指示下实行扩红,产生了这样的民歌:“龙靠水来虎靠山,鸟靠树林鱼靠潭,穷人要想得翻身,跟着红军打江山”。还有如“见菜红来见菜青,扯扯拉拉到如今,土家跟着共产党,变日变天不变心“。像这样的直抒胸臆的歌谣,在塔卧老少皆唱。

二、红色故事。湘鄂川黔省委从1934年迁到塔卧时红军总共不到7000人,仅仅9个多月,就扩红一万多人,达到2万多人。同时,为了粉粹国民党反动派的“围剿”,经历大小战斗30多次,为中央红军的顺利转移赢得了时间,从某种角度上说,红军长征的胜利就是红二六军团的胜利。在百折不挠的斗争中,红二六军团将士和湘鄂川黔根据地人民可歌可泣的动人故事,如今在塔卧广为流传。如王翠花一家四口当红军的故事,红军女儿队的故事等。这些故事沉淀为一定社会环境下的文化元素,为后人所传播传承。

三、红色制度。红军刚到湘西时,该地区的地主豪绅占有绝大部分田地。广大农民基本上无田耕种,只得依靠租种土地过日子。农民除了交租后,还要承担各种苛捐杂税,一年下来,所剩无几,生活处于水深火热之中。因此,他们迫切希望进行土地改革,废除万恶的封建土地制度。大庸省革委在1934年12月1日,就颁布了《没收和分配土地的条例》,对土地没收的对象、分配土地的对象、分配土地的方法、土地买卖租借承继等方面作出了明确的规定和要求。省委于1934年12月16日制定了《分田工作大纲》,对分田的意义、分配土地的办法、领导的方式等方面作了具体的部署。省委于1935年1月28日又制定了《关于土地问题的决定》,更进一步明确了土地革命的要求和任务。于是,根据地土地革命运动就轰轰烈烈地开展起来了。根据地的这些土改制度,成为全国解放后土改政策的重要依据。作为特定条件下的社会实践,在历史长河中却有保护保存的需要。

四、红色技艺。1934年12月,红军迁到在塔卧后,为了壮大作战实力,迅速组建了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红军修械厂(后来发展为兵工厂),厂址设永顺县塔卧镇和万坪镇。厂长是当时能造步枪的铁匠马立盛,在他的带领下,不到100天时间,生产刺刀450把,子弹22500发,修理长短枪2700支,生产铁锹500多把。这个产量,在当时非常落后的生产条件下是很难想象的,刺刀是用锤子一锤一锤敲成的,子弹、炸弹、手榴弹和炸弹是通过翻砂一件一件翻来的,而步枪木制部分是用凿子一点一点凿成的,费的是大量的时间和人工。这在非遗类别中,属于传统手工技艺。这些传统手工技艺制作出来的武器,你能小看在歼灭敌军两个师、粉粹蒋介石30万大军的“围剿”中所发挥的威力吗?

五、红色遗迹。史料表明,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省委、省军区、省革委会从1934年11月26日在大庸成立至1935年12月23日随红六军团第十八师从茨岩塘最后撤离共计395天,其中在大庸16天,永顺塔卧122天,龙山兴隆街24天,龙山茨岩塘233天。总共395天,这395天,是红二六军团将士欲血奋战的395天,是他们用献血和生命谱写感天地、惊鬼神的395天。在这395天里,红二六军团足迹遍及千余里,创建了省、县、区、乡四级红军党部和红色苏维埃政权——八个区委五十个乡党部;九个区苏维埃、五十九个乡苏维埃。如今留下的红色旧(遗)址,红军标语和流传于世的歌谣、故事、传说正是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红色非遗体现,她将与红二六军团一样闪耀着不朽的光辉。